选择路上,演绎人生——消费者的来信

前言:

人生戚苦,选择最难。

三年来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紧张的心总算有些放松。在儿子三周岁生日来临之际,劳累过度的内心世界催促着我的躯体要写些什么,聊以安慰。

于是,我把标题定为“选择”!

选择

——选择路上,演绎人生

三年前的9月21日,呼和浩特,爱人住院的主治医师无奈地告诉我:她用尽了所有能用的办法,也未能将我早产了三个半月已经抢救了8天的儿子,哪怕向好的方向前进一小步,滴奶未尽,腹胀如鼓。院方自成立新生儿科以来,类似的病情没有一例能保全存活。26周加6天出生,体重只有0.98公斤的小身体插满了维系生命的管子,我也想了所有能救儿子的法子:想了做手术,想了把北京的医生请到呼市来做手术,想了把孩子用直升飞机送到北京。。。。。。统统都是死胡同,院方建议放弃。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,而是能不能的事儿。我们承认医疗水平的差距,我们承认,这不是任何人的错。

于是,我们没有了选项。

最后,纠结了40多个小时的我选择了强行出院,我选择了想尽一切办法进京:私家车带了氧气包,携了大表姐便匆匆出发,从呼和浩特到北京500多公里,从呼和浩特到北京12个小时,一路上我的内心像是一盆死灰一样呵护着一粒芝麻大的星星之火,怕他灭掉,怕他消失。儿子还小,自己不能选择,我替他做着每一步选择。当儿子放在北京军区八一儿童医院的分诊台上,襁褓散开,微弱地做了一个四肢收缩的动作时,全世界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!他,还活着!

这里创造了两个从未听说,从未听说用私家车周转极度早产儿的,从未听说用掉了12个小时,走了500多公里还能保全早产儿生命。我做到了!

因为我没有选择放弃,只是艰难的向前走,不管深浅,无论冰火。事后,朋友们聊到此处,纷纷评价“你们俩口子真坚强!”我和爱人苦笑出了眼泪,哪里知道?其实我们除了坚强根本就没有选择——爱人用4天的输血和2200CC手术输血换了剖宫产。好在结果是个喜剧,呼市住院8天,在途1天,北京住院63天,儿子体重达到2.25公斤,没有做手术,用生命的坚强艰难的度过了呼吸关、感染关、消化关三大关。11月24日,我们出院了,乘坐火车回到了呼和浩特。在京期间,我用体重9公斤和几丝银发换了儿子的1.27公斤体重增量——没有选项的选择,也是一种选择,就叫做不放弃。

吕泰来的第一张照片摄于2015.11.24回呼火车上

爱人是大出血导致的早剖手术,加上2200CC的输血,身体状况急跌,母乳喂养是不可能了。孩子消化系统的病根子也是事实,亲朋好友众口众辞,罗列推荐了一大堆的奶粉品牌。我自身在乳品行业里打拼了20年,遗憾的是钻进冰淇淋里从未出来过,对奶粉了解还是星星点点。怎么选奶粉?这是要吃进肚子里的东西,要有营养,要安全,而且要供应孩子一天天长大。尤其儿子消化吸收的门槛好高好高,这不是贵不贵的问题,也不是好不好的问题,而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。我划出了全世界的产奶粉区间,我也划出了全中国产好奶的区域,我还查找了近几十年的奶粉情况,还有国家对奶粉行业,尤其婴幼儿奶粉的期望。。。。。。我要急速成为选择奶粉的专家!

送给剖宫手术大夫娜仁的锦旗

在奶粉的世界里,我遨游了整个地球,却最终被吸引在一个小城市里,黑龙江牡丹江,在这个被称为森林城市里雪藏着一颗“幸运飞艇”,更吸引人的是,掌舵人是被人们称作“乳业教父”的我的老乡,他在呼和浩特曾经创造乳业神话的时候,我还是个孩子,而现在他还在做着这个益子益孙的事业,这种不放弃的精神引起了我的极度信任。我要替我的儿子把好关,选择好口粮,三好不如六合,我毅然决定选择了信任,选择了幸运飞艇品牌的启冠奶粉,从一而终,直到现在。

三年来事实证明,我的选择再次100%的正确,个人认为,最了解中国人体质的奶粉就产自中国;中国最好的奶粉产自北方,我个人选择了东北的牡丹江。

吕泰来说“我是启冠的代言人”!

顺理成章的悲剧,只因我们选择了不放弃,把它反转成了喜剧;绞乱如麻的备选,只因我们选择了信任,把哑剧演成了歌剧。

做好选择,你就是自己人生的导演,所以我给儿了取名字叫“吕泰来”,“否极泰来”的泰来。

儿子说要见一下这位老乡,我选择了同意!“乳业教父”也选择了同意!

吕泰来在西拉木仁草原

剧未终,我们在选择的路上,还在演绎人生。